<em id='dhM2h0D2K'><legend id='dhM2h0D2K'></legend></em><th id='dhM2h0D2K'></th> <font id='dhM2h0D2K'></font>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dhM2h0D2K'><blockquote id='dhM2h0D2K'><code id='dhM2h0D2K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dhM2h0D2K'></span><span id='dhM2h0D2K'></span> <code id='dhM2h0D2K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dhM2h0D2K'><ol id='dhM2h0D2K'></ol><button id='dhM2h0D2K'></button><legend id='dhM2h0D2K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dhM2h0D2K'><dl id='dhM2h0D2K'><u id='dhM2h0D2K'></u></dl><strong id='dhM2h0D2K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也曾有人问我:落梅,为何你涉世未深,年纪尚小,笔下的文字却为何如此地老成,似乎看起来经历了半生的风雨一般,心志如此地成熟又如此地赤诚,一片真诚,无论待人处事,皆不会被世情所困扰,所诱惑。其实我觉得,虽说笔下文字如何,便是你内在的修养。但也并非,这世间的所有事情,都得自己亲历亲尝过后方能明白其中的真理。目之所见,心之所愿,以及身旁周遭人们的耳目,以及他们的一言一行,皆可由此化作你人生宝贵的经历。人之丑、恶,与其真、善、美,其实都不过只在你的一念之间,若能放弃执念,坦然地面对一切,坚持做自己,便也不会心生太多的怨念与烦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这里很安静,我们选择了一处桌椅,靠近路边的一道绿墙。我还特意跑到绿墙那边去看,下面是一条大路,路的那一边是一些暗的别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0一八年六月十五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包出门的人中,有人果真寻到了自己想要的诗与远方,真切地体会到别样的美好;有人走到半路开始犹豫,不知是该回头还是该继续走下去,沉浸在茫然无措中,始终看不到路的尽头,身体累了,心疲倦了,早已无力去感知美好;有的人回头了,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,继续原来的生活、工作,累的时候闭上眼睛,想一想自己未曾到达的远方,仅仅只是想一想,叹口气,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;从未离开过的人,看着离开过的人,面色莫测,心中不知是在嘲笑,还是在感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荣庆插班五年级,与我同班,还有王柱子,旭辉,叫萍的女同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猫也是会生鸡蛋的,只不过是必须在睡觉的时候。一想到这里,它坚信猫不仅会生鸡蛋,而且也一样可以孵出小鸡娃娃,于是它把鸡蛋甜滋滋,小心翼翼地又收到肚腹下,也学着母鸡的样子开始卧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0)回复回复泥融飞燕2018-05-3122:42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啊,好啊,我看着两个3岁左右的龙凤胎连忙答应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不是对的人,耗尽的便是你的灵魂和灵气。即便变成柴米油盐,对的人,便是有着更多美好和期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身素装,没有桃花的热情明艳,也没有梅花的冷傲清高,却自有一种出尘脱俗,淡然温婉的气质,就好似一位与世无争的南国佳人。立于枝头,在忧伤的时节里,静静地诉说着流年,无数的岁月,无尽地的轮回,世间唯有真情不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擦干泪水,挤出微笑,迷蒙的双眼呆呆地望着带着栅栏的花园,鸟儿的鸣叫,狗儿的小跑,让我的一颗被冰封的伤口的心,瞬间融化了,是啊,我还有多少爱,我要让苍天知道,我不认输,我有一颗感恩的心,我会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A看完电影之后,于朋友圈发了一份感慨:后来,没有了我们,只有你,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为你熬的夜都冷了,亲爱的,别爱太满,当那些人离你而去的时候,就随他们去吧,毕竟,他们本就不是对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棵桃树结满了果实,一颗被虫蛀的桃子躺在花池的边上,显得孤单落寞。花池里栽种了不知什么花,开的花只有笔芯大小,红的黄的混搭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无疑问,翠翠是真善美的化身,天真美丽的她,值得老大天保和老二傩送去喜欢。翠翠最后的结局那么悲凉,完全是命运的捉弄,不是她的含蓄,如果翠翠不含蓄,她就不是翠翠了。翠翠不是船上痴缠的妓女,能够大胆对心上人表出自己的爱意。她没有母亲,由爷爷带大,风日里养着,在爷爷面前是有些活泼的。可小女儿的心思,丝丝绕绕,是对爷爷说不出口的。她不说,就算之前老船夫隐约猜出了翠翠喜欢老二傩送,也不敢真正确认。老船夫爱翠翠,他老了,操心翠翠的婚姻大事,对提婚的老大天保说不出个准确话语,所以,天保落水去世后,傩送和他的父亲老船夫有了心结,傩送也离开了。等老船夫去世,从别人的口中,翠翠才知道了这一切。翠翠只能哭,她的天性善良,命运从不怜悯一个善良的人,美的事物难免被摧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深露重,远望山庄,隐隐闪着几点灯光,忽明忽暗。这一刻,陡然觉得岁月惊心,二十九年分别,二十九的生疏,二十九的风风雨雨还好,我们都很幸运,见过彼此年轻的模样,只愿同学情谊,今生最美的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读《单恋者》,总有一种朦胧而青涩的感觉,这个踉仓地走着的单恋者是如此纤细、寂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记得姥姥家种过花生,有一段时间到了丰收的季节整个堂屋都被花生堆满了。不是花生粒,而里是连根带叶、整株的花生。大人们坐在小板凳上围成一圈边闲聊边摘花生。我也学着她们,拿起一株花生往地上摔,把根部附着的泥土掸下去再一把把花生拣出来。可惜任务太枯燥,我总是一边拣花生一边剥来吃。刚摘的新花生带着很大水分,吃起来脆脆的。有的时候懒得自己拣,就在姥姥拣好的花生堆里直接抓来吃,吃了一会儿就被我妈发现抓住打,然后被小姨姥姥她们制止。那一度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慢煮一次生活,慢摇一窗光阴,看过那快节奏的熙来攘往,漂泊了太久的心,灰蒙蒙着岁月的视线,悄然无声间,忆走远,念已淡。时间长风,吹过了北国风光,吹过了江南烟雨,吹散了皑皑白雪,吹动了乌篷船,也带走童真的日子,带走了似水流年。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半生醒来,已是中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比较特别的是,这个教室后面的两扇门也被班主任利用了起来。南面的后门张贴着一些违规的情况和学生的反省,我就姑且称它为思过门吧,与之相对的储物间的门上贴着志存高远,其中志比其它三字要大一倍还多,且用红色,在其它黑色的三字映衬下,突显了出来,下面还有一行挑战无处不在的小字,我就称它为志向门。我想班主任这样的设置,那是在时刻提醒学生,不要忘了当初进校时投在志向瓶里的志向,不要偏离我们正确的航道吧。既维护了校级班规的严肃认真,又不失以理服人方式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纸短情长,再祈郑重!期待你们早日醒来,别再执迷不悟了。前途是属于那些勇于闯荡的人的,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,只有因为随随便便而失败的人。还有不长时间就中考了,希望你们能坚持到底,人生贵在坚持,难在坚持,成在坚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种事情都不问结果,只在该办的时候努力地去办,在力能延展到的范围内,想方设法去办。这就是攻克每一个艰难的奥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这个旅行团是临时拼凑起来的,共计十个家庭三十一人。导游是当地土家族小伙子姓符,他说为了方便和其它旅行团有区别,我们这个团叫三十一团。给人感觉是进山剿匪部队的编号,当然没人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诚想,逃避非常简单,况且仅有个把两月,费用也不贵,自己悄悄迷迷去到山的深处,那里空气清新,气温适宜,不乏逃逸之消夏避暑胜地;但事物的两面性,我们也不能回避,诸如患病住院、意外伤害,包括其他不可抗力等等风险,实不是最好选择,若身强体健,尽可适当尝试。但年年如此,岁岁如斯,夏避暑热,冬避冷寒,身体适应了如此气候,一旦发生变故,不能出行或有另外诸种,再去经历冷热寒暑,可能那时的自己,是否能够承受如此颠簸与暑热寒冷相浸,这是后话,权当放屁,概若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腊月初八会吃腊八饭,吃腊八饭的时候,先要盛一碗放在房屋的外面,祭奉天地,乞求来年有个好收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纵观我的经历,现实总与想象背道而驰、相去甚远。长大后才开始拥有自己的洋娃娃,二十几岁的时候才开始像个小女生一样喜欢浪漫,喜欢旋转的木马、喜欢夜色下的彩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后悔我将思绪放空逃避让我痛苦的现实,不后悔熬夜看完一本本在别人看来没营养的小说,不后悔用冷漠将自己包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直至最后,我没有考入很好的大学,但我拥有了敏感的心,能及时感受到别人情绪的转变,成为别人眼里的知心姐姐,对文章以及有关情感的事情有不一样的见解。尽管我知道,我身上的特质都只是很微弱的一部分,甚至在别人看来不足为道。但这是我三年情感和经历的积淀,不容任何人亵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说心灵鸡汤不现实,但现实里的现实又给人添了几份惬意。社会日新月异,站于城市中央,望车水马龙,行人匆匆,找不到两人依靠的身影。锁了门,关了窗,熄了灯,闭上眼甩不掉追来的心酸泪。繁华的城市霓虹灯闪烁,愈加孤独了追梦的人,跻身于城市的缝隙,望望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,多少人为此喘息或者成了房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秋天的川西红枫林还真是绚美,虽然枫叶红得不多,估计仅有30%左右,但飙飞的蓓蕾,正预示着大规模枫叶红艳,将很快莅临,吸引更多游客旅友,不远千里万里,穿梭而来,高高兴兴,来去自如,像流星闪电,射出光芒,耀眼而璀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一瓢酒,足以慰风尘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全国大范围降温的影响还未过去之时,我穿上之前找出来的冬装,出了趟了远门。其实说远也不见得特别远,相比我每天来往于公司与家的时间来言,无太大差别。只是不同的是,公司与家之间是地铁出行,而所谓的远门是高速出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什么事都未曾做的人,他当然没有摔过跤。只有摔过跤的人,他身上才会有某些残缺。一个没有一点残缺的人,他当然不明白什么才是完美。至少要知道完美是什么,然后才有方向,才有资格去做一个比较完美的人。我想英英的长姐正是如此,因为她曾经错失过良人,她也承受过苦涩与折磨,才知道美丽也罢,富足也罢,这些都无足重轻,想要过上好时光,必需是能拥有一个,把自己的全部心思和心血,都奉献给你的人。故而她不看眼前条件,才把妹妹介绍给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眼望不到边的路,风似刀割山峦的脸颊,年年岁岁默默等待候鸟归来。一枯一荣的草木把岁月反复侧翻,一季又一季的落花把往昔轻掩。抬头仰望,蔚蓝的天空在寻找走散的云朵,低头凝望,峰回路转的山林把沉默拥入怀,独留过往的歌在树梢梵唱。收拾泛黄的记忆前行,脚下的路一深一浅,只是瞧见,风在把柳一枝枝折,雨在把红豆一颗颗采撷。广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闭上眼,自己仿佛置身于一面湖心上,悠悠晃晃,萤火虫在四周围着我翩翩起舞,为我点亮一盏盏小灯,和天上的星星交应生辉,像童话世界。我用手荡起轻柔的湖水,温柔的进入梦乡:风轻轻,水盈盈,萤火闪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秋假期在上海闲晃了几日,也没有寻着什么真味。见着亲人自然是欢喜的,欢喜之余也有一些默默。心是近的,也是远的。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微妙,即便是再亲近的人也会有一层疏离。佛曰:不可说。果然,沉默是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与远方,的确是很美好的物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梧桐树开始抽出嫩绿的叶,透过叶与叶的缝隙,阳光洒落一地的斑驳,温暖的就像外婆脸颊上的皱纹,让我心甘情愿、满心欢喜地卸下所有的盔甲所有的伪装,展露我最真实的赤裸裸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的一生经历太多的聚散离别,有人来有人走,来不及思考,来不及阻拦,来不及道别。一些我们喜欢过的人,陪着我们走过了一程又一程,原来以为可以共同走到终点,却未曾想中途退场。我们无需难过太久,爱情里太多的淬不及防,永远不知道今天会发什么,会与什么人发什么样的故事。我们热烈的爱过一个人,在爱情里全心全意交付出真诚的自己,学会如何去爱,如果说感谢缘份让我们相遇,那么我觉得更应该感激分离,让我们意识到下一次相遇要如何被爱,如何加倍珍惜。人的分分合合早有定数,爱与不爱皆有因缘,学会接纳爱情里的不完美,接受不爱的离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家玉笛暗飞声,散入春风满洛城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坚守良心,就要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别人。如果你是一个生产者,尽管你的产品不是很优,但是要真,不能假,更不能出现地沟油、毒奶粉如果你是一个流通着,明知产品有问题,你不能以次充好,去糊弄消费者;如果你是一个消费者,当商家不小心多找你钱,或者多给你商品时,就不能正中下怀,据为己有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看,我没有诗人那么多情,但静谧的心,却是有的。觑着白的亮,夜的黑,不啻白天黑夜,总喜欢行走,而秋,不冷不热天气,不正适合我之心情,在秋的时节,闻着桂蕊馨香,煮酒成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腊月初八会吃腊八饭,吃腊八饭的时候,先要盛一碗放在房屋的外面,祭奉天地,乞求来年有个好收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琴棋书画是灵魂的栖居,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生活的本质,既然无法改变自然的定律,那么就做自己的上帝,过好自己的每一天,让生活追随你的灵魂前行,而不是生活束缚你的生命。相比于宇宙的永恒,人类的存在不过是沧海一粟,短暂而又渺小。有人默默无闻平淡无奇,有人激流勇进青史留名,每个人的心性不同,选择也就不同,当然结果也就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灯火阑珊的地方,总是有我的心在不断彷徨,也留下了我的惆怅。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,但是那些记忆总是不依不饶,就这样在我身边旋绕。或许是它们远离这一份喧嚣,抹去记忆里面的咆哮,变得平静,变得安宁,也在不断提醒,让我不要就这样沉醉,或者是这样沉睡。曾经的那些坎坷,留下了波折,也留下了我的踌躇,还有心中的犹豫。任凭岁月拥抱着我,而我的心已经变得忐忑,开始改变,许许多多的思绪在不断绵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两周前回到山东老家的前夜里,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回到家,看见娘和爹在聊天话家常,手里还端着一个瓢子,里面是黄豆和花生,我知道娘要做你她最喜欢吃一道菜,豆沫菜。就在我看见娘的一瞬间,我的眼睛恍惚了,娘站在那里,忙碌着。一如往常,健健康康。我大声喊娘,我回来看你了。娘也迎上来,我一次把娘紧紧地拥抱,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。就在这一瞬间,我的眼泪就像决堤一样,涌了出来。我不想让母亲看到我伤心,我没敢哭出声音。当我一转身时,已是泪流满面。我急忙用手擦拭眼泪。就在我擦眼睛的一瞬,我醒了,泪水已经浸湿了的枕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茶叶的儿子却依然待在家里,不出去找工作,整天无所事事。儿媳妇快要生了,也没办法做什么事,茶叶的妻子在家里照顾着这一大家,生活的重担由茶叶挑起,并且义无反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的各个阶段,每个人注定要经历,每个阶段都有好景,但好景不会长在,注定要过去。年轻的时候,总觉得朝气蓬勃,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,总觉得很多事情来日方长,可以慢慢去做,但转瞬间韶华已逝,当你想做的时候,已经过了这个店,也错过了那个村。当你成家的时候,小夫小妻英俊漂亮、恩爱甜蜜,总觉得会天长地久,有的是时间互相照顾、表达爱意,但世事无常,未必会如人所愿。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还健康,有的是时间好好孝敬,但某一天忽然发觉,父母亲已经老了,自己想孝敬的东西他们已经享受不起了,甚至出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心酸......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可几次下来,我不但没有感到新鲜刺激,反而觉得自己有种很深的负罪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知道春天是碧玉,有人知道春风是琼浆,又有几人知道青葱是一场巨大的享受,是一次巨大的品尝?是一次最美丽的盛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喜欢很内涵的这句名言: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对的人;无论发生什么事,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;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,都是对的时刻;已经结束的,已经结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 >> 广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(32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